一臺破拆機器正在現場進行破拆工作。1月2日,哈爾濱一倉庫大火,5名消防員在救火中犧牲。本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
事發地東南側居民樓內,放置消防栓處並無消防設施。
  危險不會提前站出來喊話。
  在事發後哈爾濱市政府發佈的信息里,起火的北方南勛陶瓷大市場是“非消防安全重點單位”。
  但生活在此處的多位居民、商戶不這麼認為。
  市場及倉庫儲存了酒精膏、木炭等危險品;4條消防通道被占用,變成了商戶經營的店鋪;4年前的一次火災至今讓居民心有餘悸;居民向政府多個部門及市場負責人反映消防隱患,4年無果。
  這其中,至少釋放出4次危險的信號,但能改變局面的人,都沒在意。
  直到這場燒到樓體垮塌的大火。
  大火燒了48個小時還沒有徹底熄滅,危機還沒有散去。
  昨天中午,東北側已倒塌的樓體上還濃煙滾滾,這棟回字形建築的東南側樓又冒起濃煙。
  消防員說,東側樓傾斜了6毫米。
  徐東旭曾預感到,這場大火是遲早的事。
  他沒想到的是,樓會被燒塌,5個消防戰士會為此獻出生命。
  “住在火爐上”
  盯著手機屏幕,徐東旭皺起了眉,瞪大了眼睛。
  屏幕上,哈爾濱市政府發佈的信息稱,起火的北方南勛陶瓷大市場是“非消防安全重點單位”。
  “啥叫‘非消防安全重點單位’?隱患這麼多,還非重點?”在這棟樓里生活了15年的徐東旭怒了。
  1999年,他在這棟回字形的樓里買了房,“圈兒樓”的底座是三層高的商鋪,商鋪的頂蓋就是居民區的一層平臺。小區有一條環形車道,通過環道,車能直接開到商鋪上面的平臺上。
  和這裡的2000多名居民一樣,他每天都要先通過市場外側的樓梯爬上3樓緩台,然後才能進樓回家。他爬樓時經常擔心“一旦著火咋辦?”
  他有擔心的理由,近幾年裡,他眼見著樓下3層的市場不斷被貨物塞滿,負一層原本是車庫,後來也成了倉庫。
  “從市場經過,裡面堆滿各種塑料,酒店用的酒精膏、木炭,感覺住在市場上的8層樓里的居民,每天都像住在火爐上。”徐東旭說。
  他和很多居民一樣,都拉開過樓梯里的消防設施門,裡面沒有成捲的消防水帶和消防閥門,只有一截生鏽的鐵管插在牆體里。
  於是,有多位居民看見,有人將大量的鋼材運進市場,用來分隔加層,居民們擔心,這會改變房屋結構。
  一直在市場里做生意的商戶李來證實,的確有人將租到的市場空間分隔加層。
  徐東旭說,在這裡買房的不少業主都沒有房產證,多年前他們就去反覆問過辦房產證的事,得到的答覆是,產權不明確,再說,這裡的消防也不過關。
  按照事發後官方的說法,消防部門表示,這類單位(北方南勛陶瓷大市場)通常是抽查單位,並不屬於重點監管單位。
  “一邊是‘消防不過關’,一邊是‘不屬於重點監管’,還能不出事兒?”徐東旭反問。
  多次反映消防問題
  居民們說,4年前,居民樓下曾經著過火。
  徐東旭回憶,那是2010年7月的一天下午,起火的是樓下的一家燈飾店,當時附近有數百名居民被疏散。
  因為撲救及時,那次火災沒有造成人員傷亡,但緊挨著起火點的一個居民家裡幾乎被徹底燒毀。
  很多居民決定向政府反映情況。
  “我告訴你,怕失火,為消防這事,小區居民反映至少4年了。”徐東旭說。
  居民趙麗給新京報記者找出了多份“反映材料”,上面的日期是2012年5月26日。這份名為“關於哈爾濱市道外區太古不夜城小區防火通道被占用,安全出口堵塞、封閉的重大安全隱患問題彙報”,投遞對象是市委書記和市長。
  材料中詳述了小區面臨的消防隱患,並稱,一旦發生火情,居民無法逃生,救火車上不到3樓平臺,會造成群死群傷。
  這份材料上,簽名的居民有20多人。但多位居民證實,據不完全統計,有相同的、明確訴求的居民共有四五百人。
  很多業主也找過轄區派出所,派出所民警當時回覆:“這樓沒驗收,我們管不著。”
  他們還找過消防部門,道外區消防隊還給居民們寫過一份收到材料的收條。
  多位居民稱,他們去區里、市裡反映情況,“怎麼反映都沒用,我們總被推來推去,各部門都說,你等一個星期給你們回覆。”徐東旭說,這一等就是4年。
  被占用的消防通道
  李來比徐東旭更擔心。
  他在市場頂上的小區里有住房,在市場里也有鋪面,也租了倉庫放貨物。
  去年10月,李來去找了往外出租市場倉庫的公司負責人,因為他看到市場倉庫區堆放的貨物越來越不靠譜。
  “倉庫里堆著酒精膏、木炭,你不能幹什麼都給租啊,那些東西一著起來肯定出大事。”當時,他對公司一名副總說。
  這名副總當時回答他,“出不了事兒。”
  多名經營多年的商戶介紹,這個市場的倉庫區,在1998年建成後,被很多業主購買,2000年前後,一家公司將倉庫區的出租權拿到了手裡,由該公司統一對外出租。
  李來最擔心的是消防通道,他說,“這些消防通道,都是被這家公司堵上後出租給商戶經營或作為倉庫使用的。”超過7名商戶、包括其他信源均證實了李來的說法。
  多名商戶稱,小區至少有4個較大的消防通道。
  靠近頭道街的消防通道,在2007年左右被堵,現在租給一家名叫火焰山碳業的店鋪經營。
  該店店主韓俊來接受媒體採訪時曾稱,他是5年前租的這個地方,這兒的店鋪非常緊俏,他租用的這個地方早就改成店鋪了。
  承德街的消防通道在2009年被堵,現在由一家經營皮草生意的店鋪租用經營。
  靠南勛街的一個消防通道,在2010年被堵上,出租給了經營酒店用品和陶瓷用品的商戶經營。
  僅剩的一個消防通道靠太古街,那是個私自擺賣嚴重的區域,道路狹窄,占道停車嚴重。
  “我告訴這名副總,要是真著了火出了事,誰也擔不起。”李來本以為他列舉這些能讓對方有所觸動,未料對方說:“天塌下來有高個兒頂著,你瞎操什麼心?”
  昨天下午,新京報記者聯繫該公司和這名副總,該副總稱不方便接電話,隨即掛斷。
  哈爾濱市道外區消防部門,亦未對此作出回應。
  而面對3天前的大火,趕來的消防車苦於無法進入起火區,滅火難以到達有效位置,導致火勢持續蔓延。
  “還沒找到圖紙”
  央視公佈的視頻里,顯現了樓體垮塌前消防戰士的最後一幕。
  在市場廣告牌上方的兩層樓之間可見,6名戰士正在接力架設消防水炮;在他們右側幾米遠,另有4名戰士正在勘察大樓內部火情。
  整層樓毫無停滯地砸下,形成的氣浪把粉塵推出去幾十米遠,飛出去的還有戰士的頭盔。
  十幾名消防員頃刻間被掩埋。
  1月3日13時15分,在被埋了15個小時後,最後一位戰士楊小偉的遺體才被找到。
  多位已累得虛脫的消防官兵,繃著身體朝戰友敬軍禮,臉上掛著淚水。
  楊小偉被找到的40多分鐘之後,同日14時許,哈爾濱市委副書記、市長宋希斌在火災現場向前來指導救援的專家介紹火災情況。
  曾經準備對距離垮塌點不遠處尚未垮掉的樓體介入其他手段,保住這棟樓。但現場一名專家提出質疑稱,如果這棟樓已經被燒透,那垮掉也許是遲早的事,現在不能再派消防官兵進入作業,“不能再出現人員傷亡。”
  該專家建議,應該找來這棟樓的設計圖紙,以分析判斷樓體是否還有保留價值。
  當時在場的哈爾濱市政府領導稱,“截至目前,還沒找到圖紙。”
  此時,距北方南勛陶瓷大市場起火已過去25小時。
  新京報記者 張永生 實習生 李驍晉 哈爾濱報道
(原標題:起火坍塌大樓的四次危險信號)
編輯:SN010
創作者介紹

tsangsukyee

fq26fqfdr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